马德兴:做大做强中乙中冠 比中超扩军更有意义

马德兴:做大做强中乙中冠 比中超扩军更有意义
2020年12月21日 07:51 国内足球综合

  稿件来源:德兴社

  先看中乙

  2020中国足球的大幕已经于12月19日在苏州全部落下。落幕之前一天,中国足协通过官网发布了《中国足球协会关于进一步推进足球改革发展的若干措施》的文件。文件中列举了中国足协下一步将展开了各项工作与要求,并列出了具体的时间表,详细共分为八大部分、35条举措。这其中,广为外界所关注的就包括第16条,“做好职业足球发展顶层设计,构建定位清晰、衔接合理的职业联赛体系。到2023年,中超联赛扩大到18支参赛队,中甲联赛扩大到20支参赛队,中乙联赛扩大到30支参赛队左右(2023年)。实行中超俱乐部“男足带女足”模式,把建立职业女足队伍作为中超俱乐部的准入条件之一,带动女足运动发展。(2021)”关于职业联赛扩军问题,其实已经不是“新闻”,早在两三年前,职业联赛规模进一步扩大就已经列入中国足协的工作计划中,尤其是关注更高的中超联赛的扩军。但至今为止,中超依然维持16队规模。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扩军”的设想很美好,但现实似乎很难让人乐观起来,根本一点,恐怕不在于“钱”,还是在于“人”,即在中超联赛扩军之后,支撑中超职业俱乐部的高质量的人才匮乏,恐怕是至今中超扩军计划迟迟未能落实之根本。

  

  今年中乙与中甲的“相对论”

  在讨论中超联赛扩军之前,还是先说一说笔者今年观看中甲联赛以及中乙联赛的切身感受吧。今年的中甲联赛扩军后的第一年,参赛队由以往的16队变成了18队。而中乙联赛则因为年初受到疫情的影响,加上受到资金等诸多因素的困扰,参赛队由一年前的32队变成了20队参赛。原本中国足协曾一度计划让部分中超U23队伍也参加中乙联赛,但最终仅仅只有2001年龄段U19国青队参赛,因而中乙的实际参赛队数为21队。

  观看了今年的中甲联赛部分轮次比赛以及几乎是所有中乙联赛的全部场次比赛,笔者的一个深刻印象就是:2020中甲联赛的整体水平较前几个赛季呈明显下降之势;而2020中乙联赛的整体水平至少较2019年有明显提升。为什么?根本原因恐怕还是参赛队伍的数量以及队伍情况的变化。

  中甲联赛的整体水平为什么较往年明显下降?姑且不说足协杯赛上,中甲球队面对中超球队“弱不禁风”、被打得稀里哗啦的现实,毕竟今年的足协杯赛赛制以及赛程安排有其特殊性。根本原因,恐怕还是在于今年的中甲联赛在新赛季开始之前部分球队退出,部分中乙球会替补进入了中甲联赛。从苏州东吴到昆山FC等这些队伍原本在今年应该继续参加中乙联赛,但获得了递补的机会、进入到中甲层面。某种程度上,这是拉低了整个中甲联赛的水准。尽管像泰州远大、昆山FC、成都兴城等这几支中乙升班马都进入到了中甲升级组、去争夺进入中超的机会,但坦率地说,这些队伍并非因为整体实力或水平在中甲联赛中就已经明显高于其他对手,而实在是今年其他中甲球队的情况受到了疫情的很大影响。

  中甲联赛与中乙联赛相比,最大的差异就在于外援的加盟。和中超联赛一样,中甲联赛各队对外援的依赖程度可以用“无以复加”来形容。但今年的疫情,使得中甲各队的引援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像泰州、昆山、成都等中乙升班马表现不错,很大程度上恐怕还是得益于外援引进工作动手较早、到位情况相对较好,因而等联赛开始之后也就显现出优势来。

  说起来或许很多人都不敢相信。部分中甲球会为应对今年的联赛,在无法从海外引进有质量的外援的情况下,纯粹是为“找外援而找外援”,甚至将滞留在国内的业余外籍球员都引入队中,甚至出现一名外援的月薪仅有一两千美元的情况!于是,这样的外援究竟是一种怎样的质量?恐怕也就无需多言。这样的外援充斥着中甲赛场,中甲联赛的整体水平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竞争氛围?恐怕也就无需笔者再多言了。所以,笔者称“2020中甲联赛是近些年来最低水准的中甲联赛”并非“刻意否定”,实在是一种真实的写照。

  但是,当笔者从中甲赛场转战中乙赛场时,却明显感觉到今年的中乙联赛之竞争激烈程度远超往年。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去年中乙联赛有32支队伍参赛,在众多球会解散之后,各队的一些好球员相对就较为集中,于是,20支球队因为各队的好球员相对多一些,整体实力与水平自然也就提升了不少。再加上由于今年的中乙联赛开赛最晚,部分未能与中超或中甲俱乐部签约的球员为保持自己的竞技状态,“屈尊”来到中乙。这在某种程度上又更进一步提升了中乙联赛的竞争。

  今年率淄博蹴鞠队成功升入中甲的主教练侯志强已经率淄博队征战了多年的中乙联赛,他就在海埂基地向笔者感慨:“今年的中乙联赛是他率淄博蹴鞠队征战中乙联赛最为激烈的一年,水平明显高于往年。”他分析道:“过去几年,中国足协为了扩大基础,中乙联赛连续好几年都是升四个队伍。这就使得一些根本不具备实力和水平的中冠业余队伍进入到中乙联赛,这其实是让整个中乙联赛的水平被拉低了,因为这些中冠队伍本身的水平有限,而现在国内的职业球员、能够胜任中乙联赛这个级别的球员就这么些,队伍数量多,势必造成好球员分散。但今年因为只有20支队伍,反而各队都把一些好球员集中到一起,这也就相对提高了中乙联赛的竞争力与水准。所以,我们淄博队虽然完成了冲甲,但明显感觉压力较往年更大,比赛很不好打。”

  中甲扩军了,联赛的整体水平下降了;中乙“缩水”了,联赛的整体水平反而提升了。这是一个很耐人寻味的变化。而说到底,恐怕还是“人”的问题!

  

  足球人才匮乏乃“致命”根本

  尽管这些年来,国内一直在大力发展足球运动,包括校园足球看上去红红火火。但是,坦率地说,最终选择从事职业足球之路的依然还是极少数。因而,中国足球这些年来人才“青黄不接”的情况丝毫没有根本性的改变。这其中,恐怕并不是“注册人口”的问题。某种程度上,即便是现有的注册人口再翻上10倍,如果质量没有提升,精英足球培养不出高水平的球员,恐怕也很难提升联赛的水平。

  这恐怕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过去几个赛季中,中乙联赛的规模不断扩大,从最初的20队猛增至2019年的32队,但整个中乙联赛的水平并未因此水涨船高,反而竞争力呈现下滑之势,根本就是“数量”取代不了“质量”。而当今年的中乙联赛重新恢复到四五年前的情况,即20队规模之后,比赛的质量反而明显好于前几年,这就很说明问题。换而言之,在中国足球没有培养出一批有相当质量的球员之前,扩军恐怕只能是拉低整个职业足球的“门槛”,鱼龙混杂的结果必然令水准下降。

  而更令人不敢乐观的是,中国足协计划中的2023年将中超变成18队、中甲变成20队、中乙变成30队,队伍的数量足够。正常情况下,在未来两三年中,国内2001年龄段的球员届时将成为中国足坛新一代的中坚力量,并逐渐开始挑起大梁。但是,相信N多球迷对目前国内2001年龄段球员的情况都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这个年龄段的球员在2019年的亚青赛预选赛小组赛中都未能出线、连亚洲16强都未能进入。也正因为此,因为这个年龄段是未来2024年巴黎奥运会男足赛的适龄球员,所以中国足协让这个年龄段的球员组队参加了今年的中乙联赛,希望能够提升他们的水平。在今年中乙联赛中的表现,相信外界也大致有所了解。

  更令人感觉遗憾的是,由于去年有关方面没有将这个年龄段的球员列入2021年陕西全运会男足赛参赛组别之中,因而大部分地方都已经解散了这个年龄段队伍。在今年的中超、中甲以及中乙三个职业联赛序列中,这个年龄段的球员人数累加起来也就150多人。

  而这个年龄段之前的1999-2000年龄段球员仅仅只是在亚洲排名第13位左右;再往前的1997-98年龄段球员情况也无法令人乐观。往后的2002年龄段球员所组成的U16国少队在2017年的亚少赛预选赛小组赛中也未能出线,也是无缘亚洲16强。

  也就是说,这几个年龄段的球员情况整体普遍不乐观,中国足球尚未到真正“见底”的时候。如果在此时选择扩军的话,整个职业联赛的整体水平恐怕也就不难想象了,甚至可以说是进一步拉低了整个职业足球的门槛。这对中国足球的长远发展未必就是一件有利的事情。

  

  国足能否为足协计划增添砝码

  当然,笔者谈及今年中甲以及中乙联赛的实例,并不是想要全盘否定中国足协的这个计划,而是希望在实施扩军计划时需要更为谨慎。从积极的角度来说,中国足协前不久在上海召开的联赛专项治理工作会其实是有利于中国职业联赛的规模进一步扩大的,因为将中超到中乙三级职业联赛的运营成本大幅度下降,目的是让更多的小成本俱乐部能够有更多的生存空间,让更多的小俱乐部找到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

  过去一个相当长的周期中,资本的介入大幅度拉高了职业联赛的“财务门槛”,个别极少数企业与公司希望抬高“玩”的门槛,从而像搞企业或公司那样实施“垄断”,将足球这个大众化的运动项目变成一个少数人才“玩得起”的小众项目,这就背离了足球的本质。中国足协及时出手,降低“玩”的资金门槛,让更多的中小企业或公司参与其中,这显然是有利于职业足球的开展与普及的。降低这个“资金门槛”与前面所提及的“人才门槛”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不过,影响中国足球发展的因素有很多,而且不少都是事前根本无法预估与判断的。譬如,像英超联赛的红火与否,极少受到英格兰国家队因素的影响与冲击。但中国的职业足球却在很大程度上会受到国家队的冲击,这恐怕还是中国足球的特殊性所决定的。在中国足协此次颁布的《措施》中,第三章“加强国家队的建设和管理”是专门围绕着国家队展开的。虽然2023年亚洲杯赛将在中国进行,这或许是中国足球发展的又一次良机,但是,假设男足国家队在之前的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中表现不尽如人意,则中国足球的发展无疑将受到很大的冲击,甚至“负作用”根本就无法估量。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受到疫情的影响,今年的三级职业联赛能够顺利完赛已经是巨大的胜利,更是相当不易的。但职业足球、职业联赛的根基恐怕说到底还是球迷。受制于整个大环境与氛围,明年的联赛依然还将是大概率采用赛会制。但在赛会制的前提下,如何进一步吸引球迷的关注度?这其实直接影响到未来职业联赛的发展与扩军事宜。如果连续两三年都不让球迷在现场观看自己的球队比赛,球迷们恐怕很容易找到其他替代品,这恐怕就将直接动摇职业足球的根基。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足协可以做好扩军的计划,包括三级职业的规模,但届时未必就一定要具体展开,而更应该根据届时的现实情况作出更为灵活的决定。就现在的中国足球而言,夯实基础、逐步做好、做扎实中乙联赛甚至包括更往下的全国业余联赛即中冠联赛,恐怕比中超、中甲扩军更为重要。基础扎实了,塔尖“扩军”自然也就水到渠成了。

中乙中冠中超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